• 2010年

    2010-02-18
    总是要等到过了中国的新年,这一年才算正式开始。

    开始了总是一页页飞快地被翻过去。有时候静下来回头看看真有些傻眼,是过去了那么久么?

    在朋友们的陪同下在年三十晚,其实是我们这边的下午去了一座中国寺庙。 

    在佛前,空气跟凝结了一般。我也总是跪着却想不出该许个什么愿望。

    于是,再许一次多年都不变的心愿。

     

  • 写下来

    2009-12-16
    听一张之前在广州住时经常在周末打扫时听的唱片,里面唱起"一只狗的生活". 突然很想念我的狗.

    说是我的狗,其实不大准确.从它出生那天起,我就已不住在父母家了.所以能见上面的机会,基本上是大学时的假期,以及工作后的节假日. 

    它叫皮皮,跟它爸一个名儿.也是我妈起的.

    它出生之后第三天就跟它妈妈分开了,开始与人一同生活的"狗日子".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从没听过它像其他的狗一样吠, 它不喜欢下雨天, 它走楼梯也不像...
  • 去年此时

    2009-08-17
    去年此时,大概正在穿越跨海大桥,从小小的家乡开往浦东机场,然后再跨越欧亚,降落在丹麦一个小小的很是温馨的机场。从未想过一年时间可以发生这么多幸福、开心、抓狂、惊讶和痛苦的事情。但却又不知如何一一陈述。只能在这挖个坑,埋进去,藏起来。

  • 分身

    2009-08-06

    最近渐渐习惯了醒来听新闻,看报纸,做一杯咖啡,开始上网或者读书,有时自言自语也并未发现使用的是他国的语言。但这种语言再霸占我的生活,还是比不上母语的顺畅。不过,普通话与我,也不过是一种交流“母语”(我是在念大学期间才意识到这一点),可以书写,可以表达,可供交流,只是暂时比英语自如罢了(日前我又怀疑起这一点,因为很多概念和讨论都学自英文,又不知如何妥贴地翻译成普通话)。

    暑假期间,开始大量在网上搜罗在线中文书,以防止这一交流母语生锈(并非夸张,任何语言都贵在常用),同时,我也开设了另一个博客(discochino.blogspot.com)尝试用另一种语言记录我在异乡的思考和生活。希望这俩分身都能和平共处,携手共进。哈。

  • 前一博还在庆幸至少国内各大热门蒲点健在,后一脚已经发现饭否等网站纷纷自觉开始进行“维护”。

    天上才一日,地下已十年:是我疏忽了,每年6月3-5日,不是那“中国网站维护日”嘛!

  • Twitter上近日热议大陆屏蔽Twitter一事。

    对于大多数西方网民来说,Twitter, YouTube, Flickr, Blogger,facebook,Wikipedia是主要蒲点,是上网的乐趣所在。其普及性之广泛使得这几大网站几乎就等同于互联网沟通本身。而在国内,这些网站几乎都有相应的山寨版(饭否,土豆,各大相册,开心/校内网,百度知道等),而且后者往往有着更大的受众,因而形成了中国特色的市民社会生态,尽管天然地缺少了与外部信息的自由沟通。...


  • Reading Economist before going to bed,always put me into a depressing sleepless situation,however, keeping a habbit of reading it in the morning, definitely gives me a strong incentive for a hard-work day.  Check this out to see ho...

  • 关于最近的我

    2009-03-15
    跟我想念的、以及想念着我的你们更新下我的近况。

    WHERE:阿姆斯特丹

    WHEN:目前-6月26日

    WHAT:1 城市:建筑、咖啡馆、酒吧、图书馆、街道和小河、鸟鸣、和渐渐变长的白天

             2 情绪:不够用的时间、宿醉、deadline、思念和压力

    HOW:周四-周五:学生,周二周...
  • 小象

    2009-01-22

     

    大概2、3岁的时候,双职工的父母无力照看年幼的我,把我寄放在厂里的托儿所里。

    一年春节前,托儿所的阿姨把这这头瓷小象,送给听话的我。

    所以现在看来,它算是我人生的第一件奖品吧,而若它也有年龄,应该也老大不小罗~~

  • 气味

    2009-01-15

    有些气味,用尽全力也忘不掉,唉!

  • 三餐

    2008-09-27
    为了赶进度,我开始用中文在做笔记。旁边的西班牙男生把脑袋探到我本子上,指着“食”字说,我喜欢这个字,看上去很美。说着在自己的本子上照样描画起这个“美好”的汉字来——看,人性是共通的,“以食为天”呐。

    来这里一个月余,我吃了约三公斤的米,前两公斤基本上是在前半个月吃的。换句话说,我曾经至少隔日就得做“米饭”,因为看着面包实在是没啥胃口。不过回顾最近的食谱和吃了半...
  • 特训

    2008-08-14
    我今天的任务就是特训我爸妈.

    把他们培养成为会使用SKYPE打电话,会用邮箱发邮件,会写英文快递单,会买联众豆,会看新浪直播的五会新人!

     

  • 流水账

    2008-08-06
    几次打开blog却咬着笔头无从下笔(当然这是一种说法而已),于是就记记流水账:

    每日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玩我家最粘我的小狗,嗯,睡前最后一件事也是一样。

    终于把msn给安上新电脑,可以结束web msn时代,可发现,再没什么人跟我说话了。大家都忙呢,只有我在过暑假

    前一段时间跟一大家子去青岛、大连等地玩耍后最大的发现有两条,全中国都一样热以及,还是我们浙江好

    十天后出发去丹麦的行李还没有整,从广州回来的家当也没有理...
  • 这可不是我说的,是那一个“我”发现的秘密。

    点此观看看老娘脑子里究竟在想咩(第一脑为“我”,第二脑为本人,第三脑为“我”所看护的肥猫)
  • 不需要告别

    2008-07-22
    日前在上海,“接见”了大学里那几张再熟悉不过的脸。矫情地在俏江南吃饭,矫情地下到万宝龙全球旗舰店看钻石,最后还矫情地去洋酒档碰杯。11点过,纵有千言万语但终究还是意兴阑珊,喝完杯中酒,大伙在台风的街头拦车。雨不小,各人截到一部钻进便走,隔着雨水,我看众人一一离去。

    半个月前,决定最后再去X周刊看看。在电梯里撞见周老师,在食堂里看到一样乐呵呵的李健,然后在玻璃格子里看见一样神采奕奕的FAY,山鸡哥一样又“正好不在”,火柴棍和金橘还好好...
  • 梦想

    2008-04-03
    明天,一个朋友要一个人提着15公斤的乐器跨越半个地球。为他的梦想。

    他把那座梦想中的音乐厅的照片贴在镜子上,在每天练习的时候都告诉自己,不能放弃。

    祈求上天不要让他感冒,不再被莫名的紧张打扰。因为就算坚持如他,都认为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 一个人住第8月

    2008-02-26
    8个月前痛下决心把自己关在郊外一年彻底改造。具体改造什么说不清,反正就是让“自己”学着在荒郊野外生活。当然,住还是住在房子里面的。中间抓狂过——气急攻心打电话给朋友说我现在就过来住你家不能说不,败坏过——永远都有衣服要叠碗要洗饭要做地板要擦,温馨过——双亲大驾光临,衣食顿时无忧唠叨也很顺耳,但大致来说,“一个人”的神经被锻炼得很强大。

    但就算已经炼成&ldqu...

  • 陈子善说《你一定要读董桥》就立刻有冯唐跟上说《你一定要少读董桥》。其实读不读董桥大致也没甚所谓,但若经过作家出版社新出的精装本《今朝风日好》而不动心,还真是令人惋惜。

    返乡过年前一天,特意去书店搜罗适合在路途和在老家气氛中翻阅的书,心中并无偏好,大致想着是寻找有质感却轻薄的纸张,肥皂剧式适中的篇幅适应于随时被打断的可能,最好能有桑塔格《中国旅行计划》那样舒适的字(行)间距。

    当然,我没有想到我将收获一本“决定在七日的行程中只带它一册...
  • 昨夜与朋友聚会,烤着温暖的火炉,话题转到了在座一位美籍人士的湖南女友“回家难”的话题上,她面有难色:“公路、铁路、甚至机场都封闭了,如果天气还不转暖,就不能回家了。”在座各位来自英美日等发达国家公民听说倒吸一口冷气,“简直不能想象被困在路上一周的人们怎么活下去”,对于习惯于生活在集中供暖的居所内的他们来说,仿佛天气因素的阻隔也算对人权的侵害之一。

    早晨被冻醒,起身看手机新闻:“粤北公路部分路段结...
  • 肥死了

    2008-01-13
    立 志 减 肥!

     
  • 切·小田让

    2008-01-06
    “他”,竟确有其人。

    光是想到小田切让这样的生物真的存在于这个星球的某个地方 ,就让我感到很高兴。
  • 跨年

    2008-01-01
    07年还剩最后几小时,拉了灯打算睡到明年,脑子里却出现了同事刻给我的一张色戒。

    2个多小时之后,靠着软绵绵的一团被子, 回想黑暗中李安给(我)的新年提示——高潮、信任和安全感,是男人能给的最奢侈的礼物。

    当然各人入戏角度各有不同,此君亦颇能搏人一笑 http://www.douban.com/review/1242635/

     

     

     ...
  • 本周好书

    2007-12-29

    《荒岛音乐——德国的选择》作者:彼得·鲁齐卡  出版社:三联书店定价:17

    “如果将要独自去到荒岛上,只被允许携带一部音乐作品,将会携带哪部录音作品?”——这是一个“古老”的游戏,一个长盛不衰的问题,一次对音乐品位的探测,一种对心灵特性的追问——66位德国文化名人在作曲家、指挥家、剧院经理人、音乐作家彼得·鲁齐卡的诱导下,袒露音乐的心路历程。巴...

  • 很少看电视,更少机会在《艺术人生》上停留几秒。今天转台时正好看到王健在《艺术人生》2007年度“寻找温暖”节目,处于对王健的喜爱(真可惜《生活》做采访时没有机会跟他面对面),我于是在沙发上坐下来听他怎么讲述发生在他身上的温暖故事。

    他说了两个故事。

    “一次在机场,我看到迎面而来一位八旬老人。搀扶着他的看上去是他儿子,看上去也有60来岁。这两人缓慢地走着。八旬老人指着前面的标识跟儿子说,看,那是厕所。再看那里,是我们等会要...
  • 来回分别在戴高乐机场的深夜和清晨转机,身心俱疲毫无心思为来到“巴黎”而惊喜。但候机厅隔离墙和一些公共指示标所选用的爱马仕橙还是让人感到明快。

    后来在德国西部著名的鲁尔区(这基本上是我去德国前最熟悉的地域之一),一座因成功由重工业产区改建成文化创意园区而被评为世界遗产的煤石厂 Zollverein建筑内部,我也看到了大量的橙色。那些大都是改时荷兰建筑师Rem Koolhass增添的元素,观光电梯的轨道的传送带是橙色的,电梯内壁纯橙,甚至是水泥楼梯的台阶,都用橙色...
  • 真的不骗你,Ware就是Where。

    突突然地,说要在几天后去德国。初听到这个消息的兴奋劲被天气网站的数字给淋了个半湿。我打开衣柜,抽屉,箱子,企图寻找一副可以站立在零度的柏林街头的装束,结果就是只能拎着我最厚的毛衣想,如果开口高那么几寸,或许还能派上用场。

    广州的天气纵容着我不断地购入花里胡哨不实用的衣物,因为相对小的气温年差,基本上我都不怎么做换季的衣橱整理,顶多就是在秋风起时把大量夏季的背心和短裤折进一个箱子里了事。而在10月之后,我就尽量逃避去北方的差...
  • 沿海中国

    2007-11-02
    发现自己去过的地方,基本是沿海中国。所以,山东和辽宁,要尽快拿下啊!
  • 将去北京享受久违的秋天,希望在冬风刮到我的树皮脸之前安全回到潮湿的南方小窝.

  • 殷王爷前段时间两次出入云南,后一次来到了传说中的大理。...